欢迎访问中国硬笔书法网!
 
书论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书法理论 » 书论 »

林岫:不让古人,是有大志;不让今人,是无大量

时间:2018-09-18 06:35:53   来源:本站   作者:匿名   点击:...

      林岫,现任国务院参事室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书法家协会主席。


      诗书画家溥心畲(一八九六— 一九六三),名儒,以字行,号西山逸士,是晚清民国时期很有影响的艺坛人物。溥公出身名贵,正宗爱新觉罗皇室贵胄(清宣宗道光皇帝曾孙,恭亲王次子载滢的次子,末代皇帝溥仪堂兄),但其过人之处,是习艺读书都肯下非常功夫,故而能成非常之功。

      溥公自称“未尝专习一家”,“是个肯做功夫的庸闲”, 经数十载笃志苦辛的历练,方得诗书画兼擅。著名掌故学家邓云骧昔日曾在老北京的东斜街口泰兴理发店见过溥公一副七言对联,“到来尽是弹冠客;此去应无搔首人”,每字有碗口大小。因乍见惊奇,曾叹服其“于规矩之中,稍作狂态,十分有味”的草书,后来复往再寻不见,也觉遗憾。大约十七八年后,邓先生为香港某报撰写的一篇短文(见《宣南秉烛谭》)中又提及此事,可见印象深刻。此理发店七言联在晚清民国甚为通行,只要有个窄面片店的,差不多都用此联招揽顾客,故民国联集多有辑入。当时京城不少文家墨客过年高兴,逢着穷家小店前来“拜年祈求墨宝”(又叫“蹭年活儿”),都如此这般,挥毫送过人情。邓云骧先生所见的溥公此联大约也是“蹭年活儿”的即兴产品,算不得溥公的精品,只是人生路窄,擦肩一过,即使回眸不在,留下的念想也是一段文化的牵挂。


      据启功先生回忆,溥心畲先生除诗书画作品对当时艺坛颇有影响外,“最让学人牵挂的还是他的三个艺术主张”,不仅当时得其书画弟子钦佩赞赏,至今仍有后学誉为“溥儒的修业之道”。

      其一,“不让古人,是有大志;不让今人,是无大量”。平素勉励门人,溥公常用此语。启功先生曾亲聆溥公教诲,说他要求习艺者先得学会待人接物,能做到这一“有”一“无”,也旬非易事。前句要求学习古人,不盲从,不食齿余,须树立超越古人的大志,后句说如果忽视今人之长,不能谦虚善学、善待同道,是没有涵养肚量。二句实则要求善待古今,立论根本自《论语·颜渊》的“择善而从”。《论语》引曾子说“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言之同理。说是“会友”,实则指引一条善学的成功途径,最终目的是“辅仁”(文友间的切磋勉励可以彰显“仁善”)。 有大志而无大量,胸怀气魄先已亏欠,纵然一生惨淡经营,总难逃小家格局。反之,有大量而无大志,或兼收并蓄,或得过且过,或东一朴刀西一板斧,纵然敢画巨壁敢抹诡怪陆离,几十年过去尚无真正的建树,虚花焉得实果?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之高翔,二者当相辅相成。要求艺者不泥古,不盲目崇拜古人,对艺友要谦虚提携,“不能文人相轻,更不能艺人相轻。做人厚道等于自树嘉德”,于今也堪称学艺的津梁药石。按,溥公此语传之甚广,诲人亦众,但据笔者查检,此二语应出自清人金缨所撰辑之《格言联璧》。《格言联璧》的“存养类”有“不让古人,是谓有志;不让今人,是谓无量”,溥公改易二字,似乎语意更加精当。

      其二,溥先生主张“搞书画的人,必须学会读书作诗”。他说,“学画画,能吃苦的,三年五年都能出手,但要画出精彩,还想画出鼎鼎大名来的,不读书作诗,没有学问底子,肯定成不了气候。这不是学赶大车,会咬喝会甩鞭子就行的事。” 乙丑(一九八五)冬,中国书协举办书法学术讲座,启功先生讲题是《诗词与书法》,颇受大家欢迎。休憩时,听启功先生说,“当年断不了有人登门求教溥先生,他总是先看诗文、书画,再考考学问。如果想拜师,溥先生必定先要问‘会做对子(对联)吗’,‘学过作诗吗’,一听来人说‘不会’,他一淮说‘连对子都不会做,诗文不通,你想学画,拿什么垫底儿?你当能抹上那么几笔就是赵孟頫、徐渭啦?’有时还说,‘今儿个呢,我就不难为你了。先回去读读书,过两年把这理儿琢磨透了,再拜师不迟’—— 得,吹了。”明明是弟子前来求教,反说“今儿个呢,我就不难为你了”,恐怕当时艺坛只有溥先生才有这等绝色言语。溥公所言,是教诲艺者要树立正确的“自求自得”的得失观,即《孟子》所谓“求而得之,舍而失之,是求有益于得也”。舍去文学等修行,自觉清闲,似得而实失;如果在修德、修能(进修艺术技能)外,勉励积养修学,卓越识见,“求而得之”,这就是“有益于得”,功夫不负人也。看来,齐白石老人“自烧松火读唐诗”,“卖画买书非下谋”,“宁可少画几张画,也要灯下学诗”, 是深知何谓“艺者得失”的。关于学艺的得失,明眼无妨活语参解,透过一层,即是说,当舍者舍,不当舍者必求而得之,取舍标淮即“有益于得”。明代学者锺錂《颜习斋先生言行录》说,人非生而伟大,都食人间烟火,因为“圣人是肯做功夫庸人”(肯做功夫,庸人成了圣人),“庸人是不肯做功夫圣人”(不肯做功夫,圣人成了庸人),这话,听起来太过寻常,但鞭辟入里,也是至理名言,故而常为后人援引。


      其三,溥公常说“想出人头地,得有真本事。往人前一站,貂皮绸缎,穿多好都没用。要万人敬你,那才叫出人头地。如果‘珠玉在侧,觉我形秽’,先有知耻之心,必树非常之志”,“不吃非常苦,岂有非常人”。 “珠玉在侧,觉我形秽”,语出《晋书·卫玠传》,说置身仪态俊美又才艺超群的书法家卫玠一侧,会有自惭形秽的羞耻感。宋代诗人师严名句有“花前下马迎一笑,珠玉在侧形骸羞”,即用此典。启功先生说“溥先生的话,有的可供终生体味。单拿磨炼和成就人生说,本人最佩服他说的那句话是‘不吃非常苦,岂有非常人’”。溥公放下 “旧王孙”的身段,立志以书画食砚自适,在戒台寺临摹古画,清心寡欲,是吃过非常苦的,加之深厚的国学功力,“死中求活”,方始笃志功成。若与宋元交际的“旧王孙”赵孟頫相较,因身陷国势衰微与外贼侵战的交相困境,清王孙之不易,远胜赵王孙多矣。溥儒的修业之道,皆立德为艺的精蕴,对今天的求艺者仍有重要的启发。等你看到希望才开始追求和坚持时,已经落伍于那些因为坚持早已获得希望的胜出者。当你以为必须等到机会才开始付出努力时,那些先行付出努力者已经争取到了绝好发展的机会。不善学者,云遮雾障,如何跳脱?善学者,慧烛长明,菩提皆如来化境。

(责任编辑:柳长忠)
网站公告
图片新闻
书法理论
名誉顾问:庞中华 张华庆 顾问:丁谦 李冰 王讯谟 陈联合 李景杭 张宝彤
艺术指导:王臻良(湖北) 高继承(陕西) 司马武当(河南) 崔国强(湖南) 李书忠(四川) 刘胄人(广东) 沈鸿根(上海) 吴全仁(内蒙)
熊洁英(辽宁) 郑文义(黑龙江) 谢连明(吉林) 寇学臣(河北) 何霞辉(贵州) 王惠松(江苏) 薛祥林(安徽) 高方荣(海南) 李岩选(山东)
刘旭光(江西) 陈亮(重庆) 林普霖(福建) 徐小又(美国) 张炳煌(台湾) 许雪明(香港) 陈颂声(澳门)

站长兼总编辑:长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络总监:赵克礼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本站法律顾问:刁品纯 技术支持:湖北大鹏网络

网站地址:湖北省孝感市天仙路西湖明珠清风苑5-1-101室 邮政编号:432000
专用邮箱:zgybsfw@163.com 联系电话:0712-2822612 13871880721 13272466110 鄂ICP备14004049号 Copyright® 2014-2016